• <optgroup id="tw0rk"><tt id="tw0rk"><code id="tw0rk"></code></tt></optgroup><table id="tw0rk"><tt id="tw0rk"></tt></table>
  • <input id="tw0rk"></input>
  • <thead id="tw0rk"><del id="tw0rk"></del></thead>
    <object id="tw0rk"></object>
    <blockquote id="tw0rk"></blockquote>
    <i id="tw0rk"></i>
  • <i id="tw0rk"><option id="tw0rk"><listing id="tw0rk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
    <object id="tw0rk"><option id="tw0rk"></option></object>
  • 首頁
  • 要聞關注
  • 國際國內
  • 龍江新聞
  • 每事問
  • 經濟農業
  • 文化旅游
  • 文體教育
  • 科技健康
  • 冰城聲音
  • 法治在線
  • 數字報刊
  • 手機拍客
  • 黑龍江新聞網 >> 法治在線
    自動搶紅包?軟件競爭豈能“鳩占鵲巢”

    原標題:自動搶紅包?軟件競爭豈能“鳩占鵲巢”

   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:某個微信群里,少數“僵尸群員”從來不冒頭,可群里一旦有紅包,他們總能“出手如電”,而且“收錢如草不聞聲”,搶完從來不回話。大家私聊時談及這種情況,一般會猜測:他是不是下載了搶紅包“神器”?

    現在,這樣的“神器”終于浮出水面:一款名為“微信自動搶紅包”的軟件,可以使用戶在微信軟件后臺運行的情況下,自動搶到微信紅包,并且它設置有“開啟防封號保護”應對微信軟件的治理措施。這次,該款軟件的開發、運營方,被微信軟件的開發者和運營者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訴至法院。法院近日一審宣判,認定“微信自動搶紅包”軟件的開發和運營方掌上遠景公司構成不正當競爭,判決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450萬元及合理支出約25.4萬元(據7月18日澎湃新聞)。

   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飛速發展,個人信息被侵犯、App軟件泛濫等問題不斷給用戶帶來煩惱,與此同時,軟件之間的無序競爭,也正越來越嚴重地牽扯著軟件合法開發者和使用者的神經。行業內競爭的不斷激烈化,帶來了諸多新的競爭法問題,造成行業的嚴重“內卷”。為此,2017年修訂后的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2條,專門就規制網絡環境下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問題作出規定,俗稱“互聯網專條”?!拔⑿抛詣訐尲t包”軟件案的宣判,可謂“互聯網專條”的又一次成功落地。該案宣判后,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,目前判決已經生效。

    據報道,這款“微信自動搶紅包”軟件,在功能上直接改變了“微信紅包”的正常操作流程,直接妨礙和破壞了微信軟件的正常運行,增加了微信軟件運行的數據量和數據流,也增加了微信服務器的運營負擔。更有甚者,自2016年1月開始,該軟件在OPPO軟件商店、PP助手、“豌豆莢”、華為應用市場、百度手機助手、酷派應用商店等安卓應用分發平臺的下載量總計超過6747.6萬次;其開發公司曾宣傳該軟件“累計用戶達2000萬,榮獲中國開發者百強App稱號”。

    這款軟件如此龐大的下載量、如此“理直氣壯”的官宣也在提醒著我們,互聯網空間的虛擬性,導致了其間侵權行為易發而維權難度極大。還以該案為例,這么明目張膽的“鳩占鵲巢”式競爭,不但侵害了合法軟件開發商的權益,也嚴重影響著廣大用戶的體驗,可這一不正當競爭行為持續數年才被制止和判罰,足見權利人自身通過訴訟維權,時間等各方面成本有多么巨大。

    訴訟維權固然是遏制不正當競爭的重要手段,但“獨木不成林”,期待有關主管部門切實加大對互聯網產業的監管力度,對于執法中發現的不正當競爭線索,更加積極地啟動調查程序;在此基礎上,通過發布行業指南等方式,引導互聯網競爭沿著健康、良性的方向發展。只有執法、司法功能與權利人的維權努力實現緊密結合與良性互動,軟件領域的不正當競爭現象才有望得到根本遏制。

    掃碼二維碼分享到手機
    重點推薦
  • 版權所有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 黑ICP備11001326-2號,未經允許不得鏡像、復制、下載
  • 黑龍江日報報業集團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地段街1號
  • 許可證編號:23120170002 黑網公安備 23010202010023號